簡體 English

夏春:“中國沖擊波”傷害了美國嗎(下)?

返回上層

【字體: 2019-08-23作者:夏春 訪問量:468

夏春中國沖擊波傷害了美國嗎的上篇我引用魏尚進教授與合作者的最新研究解釋納瓦羅對中國的進口競爭導致美國失業率上升和收入下降的指責并不靠譜盡管美國部分地區制造業的確受到中國進口帶來的直接競爭沖擊以及間接影響上游企業但從中國進口的最終商品和中間投入品由于品種多質量好價格低對美國下游的制造業和非制造業包括服務業帶來的正面沖擊遠遠大于前兩者與中國的貿易不僅提升了美國的整體就業還拉高了美國的平均工資水平

宏觀經濟學之父凱恩斯在名著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里說在空中聽取靈感的當權狂人其瘋狂念頭不過來自于若干年前某個蹩腳的學者套用在特朗普和納瓦羅身上簡直完美8月20日特朗普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已經占了美國25年甚至更長時間的便宜打貿易戰在短期內對美國是好是壞并不重要在長期內必須要牽制中國因為美國沒辦法維持每年向中國進口的商品支付5000億美元

盡管特朗普已經意識到對中國發起貿易戰會在短期內對美國經濟造成負面影響但其實這種負面影響在長期會更加明顯本文繼續分析為什么中國沖擊波對美國的正面效果更加顯著以及即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消失也基本上不可能重現制造業的輝煌


中國沖擊波遺忘的劇情

其實在Autor等人發表中國沖擊波之后和魏尚進等人的反駁出現之前英美一些學者就指出Autor等人的研究集中分析受影響地區的就業問題但卻忽視了中國進口對全美國影響更宏觀的消費物價問題Xavier Jaravel和Erick Sager采用與Autor等人一樣的分析方法利用新的數據分析發現從2000到2007年美國一個行業每增加1個百分點的中國進口金額就會使得該行業的消費物價指數平均下降3個百分點對應這段時間每減少1個制造業崗位美國消費者可以減少開支10萬美元美國整體的福利增加是非常巨大的盡管特朗普堅持認為支付新增進口關稅的是中國出口商事實上承擔進口關稅的是美國家庭和進口商中國出口商的短期損失并不在于出口價格降低而在于出口數量下降詳情參考貿易沖突莫讓認知成為合作的障礙

Robert Feenstra與合作者找到了一個獨特的原因解釋為什么中國出口的商品價格低關鍵在于中國加入WTO之后下調了對中間投入品的進口關稅除了明確給予中國永久性最惠國待遇美國對中國的進口關稅并沒有改變這使得中國企業的生產率上升生產成本下降更積極地參與出口貿易他們認為美國消費者福利的增加三分之一來自于中國出口商品價格下降三分之二來自于新增中國出口商帶來的商品多樣性而且中國參與國際競爭促使來自其他國家的出口商降低價格

Feenstra還與合作者直接指出Autor等人只關注美國向其他國家進口帶來的就業沖擊卻忘了向其他國家出口商品和服務能夠促進美國的就業實際上在1995-2011年美國出口的增長創造了660萬個工作崗位其中來自商品出口的就多達370萬個而這遠遠高于中國沖擊波造成的工作損失雖然在只考慮傳統的商品貿易下美國與其他所有國家的進出口會減少凈就業但是只要把服務貿易也考慮進來美國與其他所有國家的進出口帶來的 是凈就業的增長

特朗普每次點名中國的時候都只提5000億美元的商品進口不提對中國近600億美元的服務出口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傷害的不只是中國的就業對美國制造業和服務業就業的傷害無論在短期和長期都是巨大的


中國沖擊波虛構的劇情

除了上面這些被納瓦羅和Autor等人遺忘的劇情Nicholas Bloom等人更加細致地分析了美國企業在遇到進口競爭后的動態應對方法找出了中國沖擊波里杜撰的劇情

與之前的研究關注點放在制造業工人身上不同的是新的研究關注點變成了制造業企業結果發現在高人力資本地區比如美國西海岸和新英格蘭地區受到中國進口沖擊的制造業企業就業損失并不大紛紛轉型成為提供研發管理和批發的服務型企業最為人熟知的就是硅谷的高科技企業講生產轉移到中國專注于產品設計營銷和管理在低人力資本地區比如美國南部和中西部制造業工作的減少來自于企業倒閉并且未能成功轉型

但是納瓦羅指責中國的進口造成了7萬美國企業關門倒閉卻是虛構的情節絕非事實Bloom等人發現絕大部分制造業工作的減少來自于支付高工資生產效率高的大型跨國企業這些企業在裁員的同時會增加非制造業的招聘平均而言這些企業整體上沒有受到負面的沖擊特別要強調的是幫助美國非制造業就業強勁增長的恰恰是因為中國沖擊波這篇2019年3月新鮮出爐的文章和魏尚進等人的研究異曲同工


中國沖擊波與技術革新

在上篇我們提到Autor等人認為受到中國沖擊的美國企業在科技創新和專利研發上都出現了倒退由于美國的研發有三分之二來自于制造業這使得遏制中國的產業升級技術進步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成為美國在貿易談判中的核心訴求

但是Bloom等人卻更早地研究了歐洲企業在受到中國進口沖擊后的應對并且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他們發現12個歐洲國家遇到中國進口帶來的壓力之后低技術的企業通過裁員或者退出來應對但高技術的企業卻是通過企業內的科技創新或者跨企業的人力流動來應對前者表現在增加研發投入專利數量上升提高管理質量強化信息技術提升總體生產率降低價格和利潤率后者表現在人才流向科技更先進的企業

Bloom等人的統計分析顯示中國的進口競爭使得歐洲企業在2000-2007年在專利信息技術和生產率上提升了15%如果還考慮歐洲企業將生產轉移到中國等因素那么這個正面沖擊的效果還要翻一倍有趣的是研究發現從其他低收入國家的進口同樣可以帶來這種貿易引發的技術變革但從發達國家的進口則沒有這樣的效果

這些研究大多采取了和Autor等人一樣的研究方法但結論卻截然不同上篇提到國內專家似乎沒有直接反駁特朗普堅持的納瓦羅指責如果中國貿易談判代表團直接引用這些研究采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就可能有理有利地化解雙方分歧推動談判進展

我也相信這些研究能讓讀者們腦洞大開體會貿易問題的有趣之處還可以獲得啟發從新的角度去研究中國貿易對美國就業和其他宏觀指標的影響例如中國把貿易順差獲得的大量美元投資于美國國債和長期權益類資產這是一種雙贏的做法嗎美國的受益能夠抵消制造業工人收入的下降嗎


、三圖勝千言

如果你能堅持讀到這里那么我要恭喜你的大腦還沒被燒壞坦白講這些研究都是經濟學家耗費幾年時間寫成沒有一篇好讀有沒有不燒腦的辦法讓人一眼就能看出納瓦羅指責的不靠譜之處呢媒體報道在特朗普決定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之前他的助手拿過來一張圖試圖說服他中國并不滿足美國財政部制定的標準但顯然沒有成功

在這里我嘗試著用最簡單的三張圖表來說清楚前文表達的要點首先納瓦羅和特朗普認為美國從其他國家的進口導致了美國就業的下降因此要增加就業的一個方法就是減少進口這其實完全不符合事實下圖顯示美國非農就業增速與進口增速展現出非常強的正相關性

夏春:“中國沖擊波”傷害了美國嗎(下)?

經濟學家用非常復雜的統計方法去區分雞生蛋還是蛋生雞我們只需要通俗地理解當經濟發展強勁時就會同時產生就業增加和進口增加的結果事實上美國經濟增長良好就業率高時貿易逆差往往擴大而貿易逆差縮小往往發生在經濟衰退期間特朗普與其擔心美國家庭每年向中國支付5000億美元購買商品不如擔心這個數字大幅縮小

其次真正決定經濟發展就業和進口的是一個國家更加基本的經濟變量例如要素稟賦勞動資本土地帶來的比較優勢生產技術特別是由科技和管理效率推動的生產率以及消費者偏好

在本文上篇我們已經重點強調美國制造業就業比例下降的核心原因來自于機械自動化革命而和貿易差額沒有直接的關系下圖顯示在大部分的工業化國家制造業就業占比接近勻速下降的趨勢從1970年開始就和美國一樣十分明顯實際開始時間更早于1970年例如美國開始于1944年這一趨勢在農業和釆礦業出現的時間更早從1970年以來這一比例下降幅度大于美國的就有英國德國和瑞典2000年以來下圖中有6個國家制造業就業占比下降幅度大于美國

夏春:“中國沖擊波”傷害了美國嗎(下)?

如果只考慮制造業就業絕對數量那么最早實現工業化革命的英國1966年開始出現就業人數持續下降比美國早了13年比日本早了26年制造業絕對就業人數在2000年之后下降幅度最大的同樣是英國美國排在第二��

特別有意思的是2000年以來制造業就業占比下降幅度高于美國的瑞典荷蘭意大利以及下降幅度和美國持平的德國與日本都長期擁有貿易順差如果考慮與中國的貿易那么澳大利亞日本和德國都長期享有對華貿易順差

除了制造業生產率高于非制造業供給端制造業就業占比和絕對人數下降的另外一個核心原因來自于消費者的偏好變化需求端他們在制造業商品上的開支相對于服務業的開支持續減少Robert Lawrence的研究顯示1947年以來盡管生產率變化使得制造業商品價格相對于服務價格以每年2%的速度持續下降但消費者對商品的購買數量相對于服務只以每年不到1%的速度增長這使得消費者對商品的開支相對于服務以每年1%的速度減少

夏春:“中國沖擊波”傷害了美國嗎(下)?

因為這樣的供需關系大家就知道納瓦羅認為中國進口造成了美國2500萬工人失業其實沒有任何依據同時我們還可以理解另外兩大趨勢

第一美國農業長期享有貿易順差但是農業就業人口的比例早在1933年就開始持續下降原因之一就是農業生產率提升原因之二就是消費者對農產品的開支占比持續下滑

第二美國和其他工業化國家在2010年開始出現制造業就業比例趨穩的表現原因之一就是制造業生產率提升速度變慢2010年以來以智能手機帶動的移動互聯網對生產率的促進要遠遠弱于歷史上出現的重大科技創新如鐵路航運飛機個人電腦和互聯網原因之二就是上圖顯示消費者在制造業商品上的開支相對于服務在2010年之后出現反彈但是從2010年到2018年美國制造業就業絕對數量從1146萬持續增加到1280萬然而同期美國在商品貿易上的逆差從6487億美元持續擴大到8873億美元

由此可見能夠真正改變就業結構的主要來自于最基本的要素稟賦生產率和消費偏好的變化貿易順差或逆差與就業增加或減少并沒有直接的關系順差不一定是好事逆差不一定是壞事與貿易協議是否公平沒有直接聯系特朗普試圖用貿易政策來改變長期就業結構本來就很難成功在目前美國失業率已經創下50年新低的情況下更加無法生效卻反而給全球經濟帶來負面效果有媒體把即將到來的下一次經濟衰退冠名為納瓦羅衰退


、中國企業需要技術

本文梳理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制造業就業的演變過程目的之一是希望中美可以順利溝通達成貿易協議之二則是希望中國制造業企業在重重壓力下順利轉型通常來說一個國家的制造業就業占比隨著時間或者人均GDP的增長會經歷一個倒U型過程發展中國家遇到轉折點的時間要晚于發達國家在亞洲日本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分別在197319811988和1992年迎來轉折點作為后發國家當轉折點發生時制造業就業占比因為去工業化進程要明顯低于先發的發達國家

不同數據來源顯示中國在2013年迎來了轉折點制造業就業占比從19.3%下降到2017年的17.5%對應1250萬就業人數下降從絕對數量來說是美國就業人數最大跌幅的一倍多這樣的下降趨勢預計仍會在未來一段時間繼續中國應該從美國制造業工人轉型困難中吸取教訓一方面為他們提供再就業培訓機會大力推動服務業發展一方面要在再分配上設計合理的方案減少他們在收入上的壓力

我在斯普尼克時刻華為時刻中國企業如何提升競爭力一文里指出面對中美貿易沖突和經濟下行壓力有兩個方法幫助中國企業全面提升競爭力和生產效率一是通過科技創新來實現技術的提升一是通過精細化管理來實現技術的進步前文提及的Bloom與合作者不僅發現精細化管理可以在短期內幫助企業降低成本提高銷售收入和利潤還發現管理質量高的中國和美國企業更可能參與進出口貿易向更多貿易伙伴銷售更多的產品獲得更高的收入和利潤特別重要的是管理質量高的企業并非只有通過高生產率降低成本的方式來實現上面的結果他們更有可能是通過向發達國家購買更多樣化更高質量更貴的投入品生產出更高質量和更高定價的優質產品來實現上述結果因為相對于競爭對手同樣質量的產品他們依然具有相對低價的優勢研究還發現精細化管理對于中國企業實現理想目標的效果要大于美國企業這當然是因為前者在管理質量上的起點落后于后者


最后我強烈向讀者推薦Robert Lawrence與Lawrence Edwards合著的漲潮新興經濟體的增長有利于美國嗎作為納瓦羅致命中國一書的解毒劑全書開篇就引用美國總統肯尼迪的名言水漲船高合作伙伴應該為雙方服務不以強勢壓迫不受優勢支配我們在逆境中是合作伙伴讓我們也成為繁榮時的伙伴中國貿易談判代表團可以選擇將此書贈送給特朗普與美國談判代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平等的關系追求共贏是中美貿易沖突的最佳解決方案

作者是諾亞控股集團首席經濟學家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所屬機構意見


-END-

諾亞研究工作坊為您及時提供高端財富管理背后的投資資訊更多內容請關注公眾號諾亞研究工作坊IDNoah_Research

重要聲明本文件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觀點結論建議等僅供參考不代表任何確定性的判斷亦不構成任何的投資建議您仍應根據您的獨立判斷作出您的投資決策諾亞不對因使用本文件而產生的任何后果承擔法律責任本文件包含前瞻性的預測任何非對過往歷史事實的陳述均為前瞻性的預測諾亞并不保證完全準確或未來不發生變化本報告相關知識產權歸本公司及其關聯公司所有未經本公司及其關聯公司許可任何個人或組織均不得將本報告內容以轉載復制編輯上傳或發布等任何形式使用于任何場合如引用或刊發需注明出處為諾亞研究工作坊且不得對本報告進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刪節和修改諾亞控股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之權利任何機構或個人使用本文件均視為同意以上聲明。


免責申明

1、本網站信息均來源于市場公開資料,諾亞僅基于上述公開資料闡述諾亞觀點,并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實時性或正確性。本網站的信息和內容僅供參考,請謹慎使用。


2、本網站信息中署名"諾亞財富"、"諾亞財富研究部"的文章,以及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諾亞財富。如需轉載請與諾亞財富聯系,并在授權的范圍內注明來源和作者,保證作品的完整性。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站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或機構的作品,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4、問題咨詢及相關合作,請發郵件至:webmaster#noahwm.com,將“#”換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