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English

【投資界】解碼歌斐全委業務:打造多策略多幣種基金,在行業里先走半步

返回上層

【字體: 2019-09-06來源: 作者:佚名 訪問量:19

貝恩公司和招商銀行在今年發布的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到2019年底,中國個人可投資資產總規模將首次突破200萬億大關。

這幾年,服務高凈值人群的財富管理機構不得不面臨一個問題,隨著客戶體量增大,客戶對于機構的綜合服務能力、投資能力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全權委托業務勢必成為更專業化、領先化的業務構成,這是每個想做私人銀行高端財富的企業都繞不過去的。

作為國內最早涉足全委投資業務的機構之一,歌斐資產近期向《投資界》介紹,盡管全權委托在海外已經很成熟,但在國內仍在起步階段。歌斐多資產投資配置合伙人李富軍表示,隨著國人財富管理規模的增長,大量全權委托業務需求將會誕生,而歌斐資產已經在行業里“先走半步”。

200萬億個人財富催生全權委托,

歌斐資產“先走半步”

“全權委托在海外已有十幾年發展歷史,是一些大型私人銀行的標配業務,很多高凈值客戶在選擇私行服務時不會只買一支股權或一支股票,而是把全部資金交給他比較信任的私行,去做綜合性的投資服務。”李富軍向《投資界》介紹。

【投資界】解碼歌斐全委業務:打造多策略多幣種基金,在行業里先走半步

歌斐多資產投資配置合伙人李富軍

通常情況下,高端理財服務是以“點”的形式去滿足客戶,給客戶提供潛在的能滿足其不同理財需求的產品。這時,客戶仍需自己做出投資決策和方向判斷,但多數人忙于事業以至沒有太多時間精力,再加上投資專業程度不夠,往往無法達到理想效果。

全權委托,則需要客戶把全部資金交給自己信賴的管理人來打理。管理人決定買哪些資產、資產間如何配置以及資產如何輪動,以保證客戶利益最大化。總的來說,全權委托相當于把投資決策權從客戶交到了管理人手里。

盡管海外已經發展成熟,但在國內,全權委托尚屬較新的概念——“目前國內大部分私行、券商、信托等的全權委托業務在2012-2014年萌芽,目前都是比較初級的階段。”李富軍表示。

在全權委托之前,理財師的角色已經存在了很久。李富軍介紹,理財師和全權委托的角色有相似性和重合性,最大的差距在專業度上,“理財師幫助客戶選擇產品,但對于產品何時調倉、不同經濟時期重點配置哪些產品,他們的理解還是不夠深入。全權委托團隊的投資理念基于專業化的資產配置模型,更加系統且專業。”

2014年,歌斐資產開始配置全權委托業務,主要基于三個考量:

首先,符合大戰略發展方向。隨著社會發展,中國個人財富規模已經增長至200萬億,達到發達國家市場規模,將誕生大量全權委托業務需求。歌斐資產作為行業的創新者和引領著,自然需要“在行業里先走半步”;

其次,多資產管理公司培育了出全權委托的肥沃土壤。李富軍看來,諾亞在這個領域是有先天優勢的:與國內很多剛起步的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不同,諾亞很早就有自己的資產管理公司歌斐資產,在成立全權委托業務時,這個以母基金為核心,集合了PE、地產、二級市場等多資產類別的公司,已經具備了跨資產類別投資的能力,這讓全權委托業務的開展順理成章;

第三,另類投資策略加分。與銀行、券商等全權委托業務的既定玩家相比,資產管理公司需做出特色。歌斐資產給全權委托業務打上了自己的烙印——以另類資產配置為主。“PE和地產業務占比近4成,是在任何一家國內在全權委托業務的基金里邊都比較獨特的,銀行、券商以及信托,主要還是以債券股票為主。”李富軍說。

打造多幣種、多策略系列基金

“我們雖然叫全權委托業務,但在服務種類上既包括一般意義上的全權委托客戶,也包括家族辦公室客戶。”李富軍介紹。

全權委托業務的理念和投資方式,同家族辦公室基本一致,區分他們的標準在于客戶體量,即資金量的差別:可配置資產5000萬-2億,以標準化全權委托產品對接;當資金級別達到2-5億之間,則可成為多家族辦公室客戶,享受更多定制化服務;資產5億以上即為單家族辦公室客戶,不但可以個性化定制,還可享受增值服務,如定期咨詢、家族所在行業研究等。

但從投資的本質來說,三者一致,只是個性化隨著金額的增多而增強。

全權委托業務客戶畫像可以分為三類:1、第一代企業主,完成了產業的自我實現,開始考慮投資和財產傳承;2、財富新貴,包括互聯網創業者;3、家族財富二代,脫離傳統產業,擁抱新金融,愿意把一部分資產交給專業人士打理。

根據不同體量,歌斐會區分一般意義上的全權委托客戶為3個標準化類型:保守型、激進型、穩健型,從而進行投資規劃。保守型,以標準化債券固定收益為主,簡單的凈值增長,波動性最小;激進型風險偏好較高,權益部分占7成以上,較為偏激;穩健型則做折中處理,股債混合。

在可投資基金的選擇上,歌斐全權委托也幫助客戶做第一層篩選,自上而下摸透行業路徑。遴選GP的標準很簡單:第一,職業化團隊,有較清晰且可追溯的歷史投資業績;第二,有成功的退出案例來驗證其基金運作能力;第三,從基金在底層所投項目去驗證其項目遴選能力。李富軍介紹,目前頭部的GP都和歌斐有合作,如紅杉、達晨、禮來、高榕、源碼等等。

不過,歌斐的全權委托基金并不同于母基金,“它確實是多資產的基金,有委托給子基金管理人投資,也有一部分是自己直投,實際上是’自營+委外’的多資產組合。”全權委托基金的直投業務則依托于歌斐的PE直投能力,形成聯動。

歌斐資產的全權委托是多幣種、多策略的系列基金。在李富軍看來,歌斐資產的全權委托業務是市面上較少能夠做全球資產配置的基金,真正實現了以人民幣投資全球,以人民幣投資全品類。另外,歌斐全權委托業務基于非常成熟的資產配置輪動模型,并在多年的經驗積累下進行了因地制宜的設計,形成三大類十小類的綜合策略。

歌斐資產的“超級黑馬”

經過近5年的發展,全權委托業務已經歌斐資產五大產品條線中的“超級黑馬”。

2018年,全權委托和家族辦公室完成了歌斐資產重要的投資策略升級,相關資產管理規模同比大增86%。與此同時,家族辦公室團隊則于2018年4月正式啟動了全球家族辦公室聯盟項目,創立中國家族辦公室品牌。

目前,歌斐全權委托部門總管理規模約85億,兩個含有PE在內的主基金規模超過20億。歌斐全權委托的這兩個主基金在2017年成立,兩年多來取得了不俗成績。

在整個歌斐的大盤子里,全權委托不是資產量最大的一個,但絕對是增長最快的一個。李富軍表示:“資管新規發布之后,理財以凈值化的產品為主。想要降低風險,唯一的途徑就是進行資產配置。全權委托業務本身就帶有資產配置屬性,是對整個公司資產配置理念的促進;再加上全委跨幣種、跨國別的特性,在歌斐業務的國際化進程中,全權委托就像一個羅盤,帶來國別、行業、資產類別方向性的指導。”

對于全權委托客戶,他們的需求不但體現在投資業績上,后續增值配套服務也很關鍵,如移民規劃、信托、保險等等。歌斐資產則可依托諾亞財富平臺,提供一系列圍繞高凈值客戶的投后IR、信托、稅務、移民、教育等增值服務,實現更深層次的全權委托。


免責申明

1、本網站信息均來源于市場公開資料,諾亞僅基于上述公開資料闡述諾亞觀點,并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實時性或正確性。本網站的信息和內容僅供參考,請謹慎使用。


2、本網站信息中署名"諾亞財富"、"諾亞財富研究部"的文章,以及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諾亞財富。如需轉載請與諾亞財富聯系,并在授權的范圍內注明來源和作者,保證作品的完整性。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站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或機構的作品,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4、問題咨詢及相關合作,請發郵件至:webmaster#noahwm.com,將“#”換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