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English

諾亞美國硅谷子公司CEO黃倩: 數據化是未來10到15年的大趨勢,我們將持續深度投注

返回上層

【字體: 2020-06-05來源: 作者:佚名 訪問量:52

諾亞美國硅谷辦公室成立于2016年,是諾亞集團國際化版圖的重要組成部分。2017年,硅谷辦公室子公司正式獲得美國加州保險經紀牌照。


諾亞美國公司目前由黃倩女士擔綱CEO,目前帶領美國團隊在美國市場為諾亞財富和歌斐資產進行市場研究、基金及直投項目的篩選和盡調工作。黃倩女士在美國和亞洲的私募股權投資和風險投資領域擁有20多年的豐富經驗。早在1995年,黃倩就加入新加坡祥峰風險投資(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控股VC機構),成為其最早的專注中國市場科技行業投資機會的創始團隊之一。1999年,黃倩轉戰美國硅谷投資,成為祥峰風險投資的美國區主管和集團副總裁。2011年,黃倩加入華山資本(中國主權基金中投支持的在美國的VC平臺基金),擔任其美國合伙人。 


近期,諾亞美國硅谷子公司CEO、歌斐私募股權投資合伙人黃倩接受了我們的專訪,深入探討了疫情及中美貿易爭端之下硅谷投資的真實狀況以及未來投資的理念與方向。


以下為采訪實錄:



問:疫情之下,美國硅谷團隊目前的生活狀態如何?對我們的投資節奏是否有影響?

Elise我們從3月10號開始居家隔離工作,迄今已經兩個多月的時間。但是在這兩個月里,整個美國硅谷團隊基本上處于無縫連接的狀態。為什么叫無縫連接?因為我們在硅谷很早就開始用很多高科技的應用和工具,盡管我們在家隔離,但是實際的工作不但沒有減少反而還變成了兩倍三倍的狀態。打個比方,以前我們要去舊金山開會,開車路程都要一個小時,去任何地方開會都需要花費路上的時間,但是在家隔離之后,我們現在一天可以開8~9個會(以前是開5~6個會),所以工作效率反而大大提升了,處在一個back to back的工作狀態。

在生活上,因為美國政府實行了2萬億的經濟刺激政策,盡管像零售、旅游、航空、電影等行業肯定遭受到了重創,但是硅谷的高科技行業并沒有受到什么影響。具體而言,硅谷很多公司都是云端、大數據方向的,從商業模式中的數據化而言,硅谷有先天的優勢,對這類線上能力極強的公司而言,疫情這種危機反而是一個最好的創業和投資的機會。

歌斐硅谷團隊從兩三年以前就開始投資云端遠程辦公和數據化領域,除了云端辦公軟件,我們也投資了一些其他的領域,如弱數據銀行、在線游戲、股票軟件等等。這些我們投資的公司都成為了這次疫情中的少數受益者。


問:您經歷過兩次經濟危機,一次是2000年的硅谷科技泡沫,一次是2008年的次貸危機。作為經歷過兩次危機的人,您如何看待穿越周期的科技投資?

Elise其實我經歷了三次金融危機,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時候,我在新加坡淡馬錫的投資部,后面兩次金融危機是在美國硅谷經歷的,所以我對于危機的體驗非常深刻。如果有什么心得的話,那就是在這種大的危機下,別人恐慌的時候我們一定要貪婪。

從科技投資而言,越在經濟危機越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因為科技投資并不直接和公開市場掛鉤,雖然公開市場在翻天覆地的波動,但是我們在投科技公司的時候,這家公司仍處在一個私有化未上市的階段,還在逐漸發展的過程中,經濟危機雖然會���其資金供給產生一定的影響,但對其業務的影響并不大。當我們回溯過去,真正偉大的公司反而是在金融危機的時候成立的,如臉書的成立時間就是在2000年金融泡沫破滅之后的2004年,這些好的公司背后的創業家反而在危機的時候會產生很多的創業靈感。所以,越在這個時候,越要抓住投資好公司的機會,在其估值合理的時候進入,以期未來獲得較好的回報。


問:目前,中美貿易爭端已擴展到科技領域,歌斐美國團隊投資的重點行業又是云計算、芯片、美國電子銀行這些比較敏感的行業,我們做了什么來應對這方面的風險?美國境外投資審查委員會對歌斐有什么影響?我們做了哪些合理的風險規避工作?

Elise其實我們從兩年前就看到了這個風險點,然后做了很多風險管控和規避的工作,比如說我們直接在美國注冊基金,我作為基金的合伙人是美國公民,我們的團隊也是一個本地化的美國的團隊;我們背后的投資人也都是民間的高凈值客戶,沒有任何政府或者大企業的背景,所以從資金上來說也是比較中立的。

此外,一些比較敏感、特殊的行業,比如說芯片,還有和華為公司有關的業務,美國政府會特別關注,但是像我們投資的一般的軟件企業,如企業軟件、金融軟件、消費軟件、健康醫療人工智能軟件等公司,并不在他們嚴格監管的范圍內;與此同時,我們不做大規模的投資和領投,所以也不會進入董事會;加上每一次投資都有律師做法律上的保護。以上幾點累積起來,我們在美國的繼續投資其實是非常順利的。

從策略而言,我們是跟著硅谷的科技核心內圈做跟投,并且不進董事會,一些敏感的行業會通過我們下層的GP介入,我們作為SPV的LP進入這個項目。

所以,如上所述,我們硅谷的投資團隊已經預先看到了中美之間的各種風險,并且早就做好了準備。


問:這一次周期下行之后,您對未來市場有何預期?包括未來5到10年,會誕生什么新的細分賽道,哪些領域會是新的爆發增長點,哪些領域會收縮?

Elise我們經歷了兩次科技的周期,每次周期后都會浮現出一個新的賽道,比如說第一次周期后出現的web 1.0,包括谷歌、臉書等一批互聯網公司的崛起;第二批是mobile這一塊,伴隨著共享經濟的出現及爆發。

而這次危機明顯驅動了數據化和云端應用的崛起,帶動了大量的遠程辦公企業的爆發。比如說我們現在經常用到的ZOOM就是遠距離辦公最好的平臺,他最開始以視頻辦公為主,看到巨大的用戶增長之后變成了一個平臺,很多相關企業端的應用可以在這個平臺上進行推廣;還有另外的公司如Stripe,它是一個支付平臺,所有企業通過API的連接可以輕易獲得移動端支付的能力,然后Stripe再通過支付進入金融、存續、金融借貸等,所以它又變成一個偉大的平臺型公司。

我們在美國看到很多類似的公司會不斷顛覆上一代的科技創新,所以我們投到的云端的Netscope、Figure、Blend等公司都具備這樣的潛力。我們主要是以布局下一代云端和大數據為主,而且這些優勢貫穿整個行業,包括一些人工智能為驅動的健康醫療新平臺,我們已經投的Capital Health和Omada House也屬于此。以上都是目前非常好的投資領域。

目前我們在看芯片、半導體這一塊,這是中美之間都在據理力爭的最核心的技術,我們也在花費巨大的經歷看好的投資機會。

綜上所述,我們不能只在眼前的危機中感到恐懼之后,就停止了對于科技的投資。現在很多大的資管公司包括黑石都在反復告訴投資人,目前通貨膨脹、人民幣貶值,從全球配置的角度,科技投資會是一個相對比較安全的領域,后續也有比較大的增長空間。


問:從客戶資產配置的角度而言,美國是否還是一個好的海外投資方向?目前歌斐美國有什么樣的產品,未來1至2個季度會有什么新的布局?

Elise:隨著近期的沖突升級,科技包括未來的金融領域都無可避免的會受到一些沖擊。但相對而言,因為美國資本市場是一個非常自由開放的社會,它有成熟和長期驗證的規范,民間投資也不會直接受到政府行為的影響,所以我覺得美元未來可能會相對比較堅挺,這兩天也有很明顯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上升的趨勢。

從資產配置而言,未來大家可能也不想去投資美國這種波動很大的公開市場,所以我們更多給客戶介紹的是相對來說比較能夠跨越周期,在短期內不受到公開市場影響的資產,比如布局這種目前在疫情中特別受益的云端、大數據等產業, 它代表了下一波的增長趨勢。目前我們主要布局在企業、健康、醫療、金融、科技、消費和半導體物流等行業,同時我們還在看一些非常激動人心的儲備項目,包括健康醫療半導體和企業軟件,還有剛才說到的云安全項目,我們投了以后也正在加倉,有一個很好的secondary機會。

在財富的增值業務這端,我們硅谷的保險團隊去年的業務增長了5倍,還在不斷發展中;我們還通過第三方律師和專業的信托方幫我們做信托服務。所以,我們為投資人在硅谷創造了不同的資產和服務類別,滿足投資者不同的需求。


免責申明

1、本網站信息均來源于市場公開資料,諾亞僅基于上述公開資料闡述諾亞觀點,并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實時性或正確性。本網站的信息和內容僅供參考,請謹慎使用。


2、本網站信息中署名"諾亞財富"、"諾亞財富研究部"的文章,以及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諾亞財富。如需轉載請與諾亞財富聯系,并在授權的范圍內注明來源和作者,保證作品的完整性。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站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或機構的作品,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4、問題咨詢及相關合作,請發郵件至:webmaster#noahwm.com,將“#”換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