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English

約束與轉機并存之下,如何讓資產配置“乘風又破浪”?投資大咖這樣說

返回上層

【字體: 2020-08-20來源:諾亞財富 作者:佚名

從整個宏觀基本面來看,我們面臨著一定的約束和壓力,但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也出現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轉機。從春節后疫情在海內外擴散,到市場接連熔斷,再到后續快速反彈,尤其是今年7月份以來,市場急速反彈后,眾人對牛市的憧憬達到新高度,可以說今年以來資本市場的戲劇性超過了任何投資劇本的想象。


8月15日,諾亞財富領軍者線上峰會第三場“創新創業投資篇”開幕,在合格投資人資產配置分會場直播現場,多位投資大咖分享了他們對于當下宏觀形勢的解讀以及對下半年市場的投資策略展望。


演講嘉賓(排名不分先后):

張鷹 創新工場合伙人


孫偉倉 南方基金固定收益專戶投資部董事


鄔傳雁 泓德基金副總經理



從AI+到+AI:我們正站在一個投資主題切換的關鍵時期

創新工場合伙人張鷹分享了人工智能發展三個階段的重要投資風向演變,以及從AI+到+AI的投資機遇。

張鷹認為,我們可以把人工智能的發展歷程劃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10-2015),大家其實都還不太談論人工智能,但它已經默默的出現,只不過是在少數人和科技精英范圍內,去研究打磨和探索的一些前沿科技。它作為一種核心科技項目,是小圈子里的東西,這個時候很少有機構投資。這個階段投人工智能是真正意義上的投前沿科技,前沿到大家都不太清楚科技將來商用化的路徑和背景是什么。

第二階段(2015-2020),許多科技公司開始高舉人工智能投資的大旗,一些AI+形態的投資項目應運而生。一套人工智能的科技原型,找到一個應用場景去落地,也叫做賦能的落地,這個階段的投資稱之為AI+時段。

第三階段(2020以后),人工智能和商業、生產、發展結合場景的第一驅動力,漸漸從科技型團隊和公司轉換到真實的商業場景驅動。這個階段人工智能應用的主導力量開始變成了各行各業的領軍人物和領軍企業,所以這個階段叫做+AI的時段。

過了這個階段之后,我們可以更遠景地預期,再過5年之后,人工智能會變得無所不在。即:從核心科技到賦能落地,再到無處不在。而我們正處在生產力迭代轉換的關鍵轉換點上,是從AI+到+AI的切換點。

也就是說,我們正站在一個投資主題切換的關鍵時期點,我們正在從前期 AI+的投資切換到+AI的領域。相信下一個時代的獨角獸,更多的頭部企業將來自于具備應用技術平臺的各行各業的領軍企業,他們的主業可能不是科技公司,也許是醫療公司、教育公司、金融公司、物流服務公司、消費品公司、零售公司等等,但用好了人工智能和廣義自動化技術,可以使這些公司獲得超常規的發展,這是未來投資的一個主題。


發現投資風險的秘鑰:把投資做減法

泓德基金副總經理鄔傳雁從投資和理財的另一面——風險的角度,探討了如何在投資中發現風險并合理有效規避。

鄔傳雁認為,投資和理財都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既包括風險也包括收益,由于國內理財投資還處于比較初級階段,過去很多人比較關心收益,對風險有所忽視。但在歐美,對風險的重視是一個常識,查理·芒格經常說:如果知道我會死在哪里,那我將永遠不去那個地方。

回歸到投資和理財的本質,就是堅持長期利益+發現并遠離風險。就公募基金而言,就是面臨著如何通過股票市場實現絕對收益,同時盡量規避風險。

但其實很多投資者混淆了風險和波動,實際上風險和波動不是一回事。資產短期內的下跌可以回升叫波動,屬于正常的波動;而短期內很難回升或者長期也很難回升,實質上就叫風險,這樣的區分實際上體現的是好資產和一般資產的區別。

鑒于這一點,從長期來說,我們就要放棄任何博弈,不追任何熱點,也不去參與任何主題投資,即:把投資做減法,長期只做一件事——發掘并持有卓越的上市公司股票,只賺取企業內在的、長期持續的、較高的時間價值。

在投資環節的風險分析上,鄔傳雁認為,投資策略的風險更隱蔽,不易被關注到,很多投資策略風險很大,但一般相當長時間內體會不到,規避投資策略風險的首要就是放棄頻繁選時。倉位的頻繁變動短期可能感受很好,但往往這種投資策略的風險長期帶來的殺傷力非常大。

而選擇了投資策略,也即選擇了一定的品種風險,就規避品種風險而言,首先要保證無論是股票還是債券長期不能爆雷,其次要注意長期估值風險以及品種最終收益嚴重不達預期,最后要規避基金經理認知風險和信息收集風險。

就規避品種空間不足風險的問題,鄔傳雁認為,可以關注自上而下30年持續朝陽的行業:創新藥產業鏈、高端精神產品傳媒、職業教育、電子、新能源、云計算、新計算在零售應用。

對A股市場的長期投資機會和風險,鄔傳雁認為,從長期來看,A股市場是結構性牛市+結構性熊市長期并存。而在當下資金推動的牛市下,短期利益的誘惑可能會干擾操作導致本該賺到的長期收益受到影響,因此要更加重視投資策略風險。

對于未來市場,鄔傳雁的看法是:1)資金充裕所推動的牛市終將回歸;2)好企業的股價上漲是長期時間價值所帶來的,估值回歸的壓力不大;3)由好企業推動的結構性牛市將成為長期趨勢。


當前A股結構處于輪動,而非行情切換

南方基金固定收益專戶投資部董事孫偉倉,分享了關于下半年宏觀經濟分析以及市場投資展望。

今年以來,市場表現比較好的是成長股和貴金屬這一大類資產,相對而言,原油和港股表現比較差;而債券市場則呈現牛市結束、熊市反轉的特征。

當下整個宏觀環形勢,從外圍來看,美國疫情的發展是全球關注的重點,從美聯儲上一次的會議看,目前美國會繼續維持貨幣政策寬松的態勢,以致推升全球大類資產。就國內而言,全市場最關注的還是經濟復蘇的進程,從相關數據來看,復蘇的進程差不多已經過半,但整體來看,下半年是否會出現明顯的報復性反彈很難說。

整體來看,我國貨幣政策邊際上略微收緊,后續國內流動性應處于中性水平,但全球還是呈現放水的態勢,流動性依舊比較寬松,不確定性就在于美國等國家的疫情和美國大選情況。

基于此,孫偉倉認為,前期資金面的寬松推升了整個大類資產的價格,但后續來看,整個大類資產的推升邏輯將從流動性寬松轉變為業績推升,進而決定配置價值。

對于權益類資產,短期來看市場情緒到了一個高位,逐漸進入震蕩區間;中期來看,整個市場的換手率處于偏高水平,大量資金跑步進場會放大市場的波動;長期來看,整個權益市場呈現向好的態勢,但波動也有進一步放大的可能。針對A股結構,孫偉倉認為,目前A股處于輪動而非行情切換。

約束與轉機并存之下,如何讓資產配置“乘風又破浪”?投資大咖這樣說


債券市場方面,孫偉倉的判斷整體上偏空,但認為還是提供了一些票息投資機會。具體到品種,中低資質的信用債風險依舊較大,不建議資質下沉;配置上,建議以中短久期城投債、國企央企公司債為主,信用債整體上堅持短久期+杠桿的策略。

就可轉債而言,站在當下的時點,可轉債呈現明顯偏權益的特征,孫偉倉認為,相較權益類,可轉債的性價比略微差一些,但如果權益資產繼續震蕩向上,可轉債走強的態勢會繼續存在。


免責申明

1、本網站信息均來源于市場公開資料,諾亞僅基于上述公開資料闡述諾亞觀點,并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實時性或正確性。本網站的信息和內容僅供參考,請謹慎使用。


2、本網站信息中署名"諾亞財富"、"諾亞財富研究部"的文章,以及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諾亞財富。如需轉載請與諾亞財富聯系,并在授權的范圍內注明來源和作者,保證作品的完整性。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站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或機構的作品,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4、問題咨詢及相關合作,請發郵件至:webmaster#noahwm.com,將“#”換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