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English

理財投資不投“明教幫”,資產配置不搞“悲觀派”

返回上層

【字體: 2020-08-20來源:諾亞財富 作者:佚名

“做投資也是如此,要避免成為明教的投資,爭取成為少林武當的投資。”

 

“疫情對資本市場的重大影響不是始于疫情的開始,而是始于疫情的失控,不是終于疫情的結束,而是終于疫情的可控。”

——崔紅建

 

“往往是悲觀者正確而樂觀者成功,悲觀的預期往往都是正確的,但你可能因為悲觀什么都不干。”

 

“未來行業的洗牌會加速,只有行業的頭部公司才能活下來、活得更好。”

 

“中國在醫療健康領域還會大規模投入資金,存在潛在增長機會。”

 

“金融危機加劇地緣政治緊張,同時中國軍改已經結束,軍工行業都會非常利好。”

——劉暢

 

“控制回撤的核心是遵守投資紀律,投資紀律的體現是分散化風險資產并對個股及時止損,只對下跌空間不可控的風險資產進行止損:股票越跌越賣、債券越跌越買。”

——譚昌杰

 

以上就是石鋒資產總經理兼投研總監崔紅建、達晨財智投資人關系部總經理劉暢、廣發基金基金經理譚昌杰在8月16日“諾亞財富領軍者線上峰會”中分享的最新精彩觀點。

 

8月16日,諾亞財富領軍者線上峰會第四場“企業增長與傳承篇”開幕,在合格投資人資產配置分會場直播現場,多位投資大咖分享了新形勢下的投資理念和策略。


演講嘉賓(排名不分先后):

石鋒資產總經理兼投研總監 崔紅建

達晨財智投資人關系部總經理 劉暢

廣發基金基金經理 譚昌杰


避免成為“明教的投資”,爭取成為“少林武當的投資”


就如何選擇“好生意”的上市公司,石鋒資產總經理兼投研總監崔紅建進行了精彩的分享。

崔紅建比喻,選股方法的多元性就像是一個江湖,選股方法就相當于各個門派。就拿金庸筆下的江湖明教和少林武當來說,明教每一代都是最厲害的門派,永遠是吊打各大門派的,但具有偶然性,因為明教的每一代都是由不同的人構成,因為天賦或是獲得了武林秘籍而厲害,永遠在變化當中。

少林武當則不同,雖然每一代都不是最厲害的,常常被各大門派吊打,但是縱觀整個江湖的歷史,少林武當永遠是江湖的中流砥柱,也就是說它具備持續性、普適性,任何一個平民子弟來到這里經過刻苦訓練都可以成為武林高手。

崔紅建認為,做投資也是如此,要避免成為“明教的投資”,爭取成為“少林武當的投資”。即:每一年我們在市場里可能都不是出類拔萃的那個,但縱觀更長的時間軸,我們的業績表現是不錯的。

所謂少林武當派投資,就是用比較笨和慢的方法練成一套比較穩健的武功,回歸到投資本源:不是買了企業和股票而是買了一個籌碼(背后的企業),要用產業邏輯和商業思維把偉大的企業挑出來,伴隨這些偉大的企業一起成長。

對于如何挑選這樣“好生意”的公司,崔紅建總結分享了三點:

1)在產業鏈上去尋找釘子公司;
2)注重公司時下的橫截面分析,認清公司的產業格局和競爭優勢;
3)追溯公司的價值觀分析,尤其要回避的是價值觀不正、現金流不好以及做假賬的公司。

對于上半年疫情和資本市場的關系,崔紅建認為,疫情對資本市場的重大影響不是始于疫情的開始,而是始于疫情的失控,不是終于疫情的結束,而是終于疫情的可控。

針對下半年,崔紅建認為下半年結構性行情會延續,未來預計會持續震蕩和分化。崔紅建稱,雖然當下我們處在牛市當中,但已經是處于牛市的第二階段。基于政府的調控,市場將長期處于第二階段,資本市場的賺錢效應非常良好,但要謹防指數快速上漲進入牛市第三階段。

宏觀上,崔紅建認為未來可能會處在較長的經濟下行周期里面,要注重經濟弱相關的行業,在投資上,要挑選那些強阿爾法屬性的公司。


當下是——悲觀者正確,樂觀者成功

達晨財智投資人關系部總經理劉暢分析了在新周期的起點,在后疫情時代,一級市場投資面臨哪些機會。

對于當下應該偏樂觀還是偏悲觀,劉暢稱,往往是悲觀者正確而樂觀者成功,悲觀的預期往往都是正確的,但你可能因為悲觀什么都不干。

劉暢認為,在微觀的決策上,我們要樂觀,在宏觀判斷上,是相對謹慎悲觀。新格局的形成往往蘊含巨大投資機會,經濟周期低點往往是配置股權投資的絕佳時期。

與此同時,資本市場的改革將進一步釋放紅利,打開一級市場投資的退出通道。縱觀全球成熟資本市場,均已形成由大賽道的頭部公司帶動的“核心資產”時代。例如美國,自2009年至今,以FAAM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Google)5家美國科技業巨擘為代表的核心資產驅動美股走出指數長牛行情。

反觀中國,一級市場是為二級市場培育、輸送中國未來的FAAMNG。目前,IPO常態化、科創板、創業板注冊制等一系列改革紅利,為中國核心資產時代的到來提供了得天獨厚的外部環境,因此,我們必須聚焦大賽道的頭部企業,以跨周期的布局,分享核心資產長牛的系統性紅利。

投資標準上,在行業缺錢的時候,頭部機構具備更強的議價能力,在投資標準上,劉暢主張堅持“三優”策略:

1)優勢行業:聚焦硬科技+新消費+醫療健康,關注抗周期、逆周期行業;
2)優勢企業:高成長性行業大龍頭+有爆發力的品類小黑馬,多輪投資、重倉明星企業;
3)優勢估值:用二級市場的估值標準看一級市場的投資成本。

在投資策略上,劉暢認為:

1)未來行業的洗牌會加速,只有行業的頭部公司才能活下來、活得更好;
2)新冠疫情以后,國家加大新基建的投資,重點關注中國在全球最領先的5G技術行業,以及5G背景下帶動的智能硬件、大數據、AI算法等行業的發展。另一個重要方向是國產替代、自主可控,包括芯片、工業軟件、高端材料和高端裝備等;
3)消費行業會出現結構性行情機會,線上經濟受惠,消費分級值得更加關注;
4)中國在醫療健康領域還會大規模投入資金,存在潛在增長機會;
5)金融危機加劇地緣政治緊張,同時中國軍改已經結束,軍工行業都會非常利好。


用固收來確保“穩穩”,用+來實現“幸福”

廣發基金基金經理譚昌杰分享了絕對收益目標基金的運作思路及投資策略。

A股市場雖然長期收益不錯,但也具有回撤大、波動大等特征,很多投資者難以最終獲利,希望能有波動和回撤小、穩健增長的品種。但在剛兌打破之后,尤其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很多個人投資者身邊觸手可及的這樣類型的產品越來越少,絕對收益目標基金算是為數不多的一種。

譚昌杰認為,絕對收益目標基金是風險收益比相對貨幣基金、短債基金更高階的理財替代,比較適合缺乏資產配置能力,追求“穩穩的幸福”的個人投資者,以及以財務公司為代表的理財替代或以FOF為代表的底倉配置需求的機構投資者。

運作這類產品的關鍵是收益率目標和回撤目標,譚昌杰認為,低回撤下追求中長期年化收益的投資目標比較合理,底層的投資理念就是止損和周期,以止損來控制回撤,以周期來獲取收益。

譚昌杰認為,控制回撤的核心是遵守投資紀律,投資紀律的體現是分散化風險資產并對個股及時止損,只對下跌空間不可控的風險資產進行止損:股票越跌越賣、債券越跌越買。

對于實現絕對收益率的方式,譚昌杰主張固收+策略,在確定性的票息保護下,審慎控制加入風險資產的時點和比例,用固收來確保“穩穩”,用+來實現“幸福”。

免責申明

1、本網站信息均來源于市場公開資料,諾亞僅基于上述公開資料闡述諾亞觀點,并不保證其準確性、完整性、實時性或正確性。本網站的信息和內容僅供參考,請謹慎使用。


2、本網站信息中署名"諾亞財富"、"諾亞財富研究部"的文章,以及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諾亞財富。如需轉載請與諾亞財富聯系,并在授權的范圍內注明來源和作者,保證作品的完整性。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站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或機構的作品,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4、問題咨詢及相關合作,請發郵件至:webmaster#noahwm.com,將“#”換做“@”。